舌尖上的家乡
  作者:昭乐高速项目部——张淑彬  时间:2019-08-27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处暑已过,秋老虎却依旧凶猛。天气闷热的让人透不过气来,真想吃一碗蒜面条

蒜面条是我的家乡河南特有的一种家常便饭,也叫“石香蒜面条”。石香又名留兰香,形似薄荷,有开胃醒脑、健脾消食、利尿通便的效果。

记忆中,每年夏天酷暑难耐时,蒜面条就成了家家户户的标配。剥几瓣饱满圆润的大蒜拍扁,摘一把青翠嫩绿的石香尖尖洗净,舀一勺细细的精盐,放臼子里捣成软烂的糊状,根据个人口味,兑适量食醋、温水,白芝麻、花生碎、小磨香油等佐料调味,蒜面条的“卤子”就做好了。温水煮沸,下挂面或鲜面条煮至八分熟,顺便烫几根挺括翠爽的小青菜,捞出来放进备好的井凉水中“拔”一下。“拔”这个方言用的甚妙,形象生动,画面感十足。面条沥干水分,满满的盛一大碗,浇上秘制的石香蒜汁搅拌均匀,筷头高挑呼哧呼哧的往嘴里扒,过了冷水的面条柔韧筋道,凉滑弹牙,加了石香的蒜汁清而不浅、香而不腻,几分钟时间就能让人暑热尽消,痛快酣畅,这才是夏天该有的样子。

可能有人不解,单调的白面条配青菜蒜汁有啥好吃的。其实,蒜面条是古代流传下来的吃法,明朝《酌中志》有载,“初五日午时,饮朱砂、雄黄、菖蒲酒,吃粽子,吃加蒜过水面……”描述了皇宫里吃蒜面条的习俗。小时候,家里日子并不宽裕,世代务农的庄稼人没有条件装空调,就是靠着这“一青二白”的蒜面条过燥热的夏季。外出打工的父亲说,城里的食物都很贵,在外面讨生活的时候,最想念的还是家里那口蒜面条的味道。

作为土生土长的河南人,我打小爱吃面。河南地处中原,饮食文化兼具“中”与“和”思想,口味集众家之长,汇聚南北特色。因此豫菜虽不如“八大菜系”有特色有品牌,除了为人熟知的“河南烩面”“胡辣汤”外,其他美食可能并不为人所知。其实,河南饮食文化历史悠久,“洛阳水席”自成一体,可俗可雅;“信阳热干面”青出于蓝,风味独特;“郏县饸饹面”汤头浓郁,暖胃祛寒……都是中原劳动人民的心头好。

参加工作以后,我来到了南方,辗转浙江、四川、云南三省四市,见过浙菜西湖醋鱼,吃过川菜麻婆豆腐,尝过滇菜“水性杨花”,与众不同的口味让人大开眼界,却难以给我留下深刻印象。南方的烹饪精细、考量,不像河南饮食讲究量大、实惠,更没有老家粗茶淡饭里蕴含的温暖。

最是思乡归更切,一食一味总关情。河南有太多说不完的美食,但是最想念的还是小时候的家常便饭。炝锅面、蒸槐花、葱油饼、卷烙馍、浆面条、羊肉冲汤、豆角焖面、面疙瘩甩鸡蛋……说到母亲常做的饭菜,我可以列出一串长长的菜单。母亲每天忙活的身影里,厨房最简单的柴米油盐里,都藏着生活最本质的踏实、朴素,满满的都是爱的味道。

不记得多久没有吃过家里的饭菜了。南方好米北方喜面,每每吃着食堂一天三顿的米饭,都会想到家里的蒜面条,想到老院里的柿子树,窗台懒洋洋的橘猫,一起看过连环画的小伙伴,以及夏天夜晚西瓜味的晚霞。

人的味觉总是念旧的,即使阅尽千山万水,尝遍珍馐美味,最难忘的依然是家乡的味道。对在外的游子来说,家乡永远是剪不断的情思,理还乱的愁绪,无处安放的心最柔软的栖息地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