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二两啊老二两
  作者:昭乐高速项目部——张淑彬  时间:2019-09-14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最近年代大戏《老酒馆》正在热播,讲述了民国时期,曾经“闯关东”历经磨难的汉子陈怀海,带着一帮伙计,在大连好汉街开老酒馆讨生活、释大义的故事。从1928年到1949年,一个个小人物轮番登场,“老酒馆”不分三六九等,一概以诚相待,有酒有菜,迎来送往,看尽人生百态,见证悲欢离合。

这部戏骨云集制作精良的大剧以小见大,汇聚芸芸众生相,充满着人间烟火气,通过平凡人的生活点滴,展现时代趋势。其中,最触动我的是老艺术家牛犇老师饰演的小角色—老二两。

稀疏苍白的头发,伛偻沧桑的身体,不知道他大名叫什么,因为惯常在老酒馆只打二两酒,久而久之,大家叫他“老二两”。

老二两是个“体面人儿”。他年已耄耋,借住在别人的草房里,靠讨饭度日,但是衣衫得体,不邋遢脏乱,攒了钱就去老酒馆打二两酒,跟掌柜的说好了自备咸菜,人少他才坐,人多就站窗边喝,绝不影响店里生意,他从来不赊账不欠钱,店里人悄悄给他多打了一些酒,他走时候礼貌表示感谢,也悄悄地多付酒钱。这个看上去孤苦清贫的老头儿,有一套自己的做事原则,明事理不讨嫌,不贪小便宜,老实本分,量力而行。

老二两是个“讲究人儿”。有泼皮偷偷在他酒杯里兑水,他尝出来却不动声色隐忍大气,周围人站出来替他打抱不平,让无赖无地自容。他每次一瘸一拐走十里路,只为“迎着老酒馆的热乎气儿”,每回只喝二两酒,一点一滴独自浅酌慢品,默默地看着窗外人来人往,脚下有根,脑子清醒。和喝完酒漫天吹牛撒酒疯的人相比,他自律节制,即使穷困潦倒身在苦中,却讲究独善其身,从不曾喝酒失态,酒品端正。

老二两是个“明白人儿”。因晚上下大雨没生意,老酒馆准备提前半小时打烊,老二两正好冒雨蹒跚而来,提醒掌柜的不能“坏了规矩”,一句话让人醍醐灌顶。无规矩不成方圆,做生意规矩最要紧,规矩开店不作假,诚信待人不欺客,做人做事都要有原则,一旦“坏了规矩”敷衍成性,就会寒了顾客的心,再好的买卖都会黄了。碰见酒后失德的,他楠楠自语中勘破做人道理,“喝了酒是豹子胆,醒了酒是兔子胆,借酒说事小心点,白吃白喝看白眼,喝酒应事的躲远点。”他活了大半辈子,看事透彻明白,虽活的悄无声息,然而心中自有乾坤。

儒学大师马一浮有诗“已识乾坤大,犹怜草木青”,我认为用在老二两身上正合适。他将做人的境界融入到那二两酒里边,即使历经几十年风雨艰辛,遍尝人情冷暖,洞察世间丑恶,被人欺辱依旧能够恪守原则,保持温柔善良的本心才是难得。

在这部戏里,“老二两”着墨不多,台词少,镜头少,他的故事总共加起来估计也不足半集,但83岁高龄的牛犇老师把这个很小的配角演绎的栩栩如生,一举一动、一言一行都像陈年老酒一样“勾人”,他往窗边一站,一句话不必说就能让人慢慢湿了眼眶。

“老二两”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,可以是你,也可以是我,也许默默无闻,但真实善良,有多少能耐就做多少事,有几分光就发几分热,有情,有义,有德,有境界,老二两啊老二两,谁敢说他不是一个“大写的人”!

 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