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想敌
  作者:蒲都高速公路TJ-7标项目部——  时间:2019-09-17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翻看着最近的日记,我的脸泛着火辣辣的红。这红里透出五分羞愧、三分悔意和两分紧张。羞愧源于察觉到自己的放纵,悔意是惋惜虚度的这些时日,而“学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”正是我紧张的原因。

三日不读书,面目可憎。近几日我不仅未读书未学习,还未写作,甚至接连几天的日记都只有短短一句:“今日无心学习,可早睡。”如此,简直十恶不赦!在我9月的计划里,本不存在这样闲散的几天。忘记是在哪一个夜里,窗外虫鸣四起,天空无月也无云,大概是秋风吹醒了拖延虫,心里忽然隐隐觉得是候睡觉去。未读的书,未写的文章,留到明日也不是不可。只是明日复明日,明日何其多……待到惊觉时已经过去了许多天。于是我便恨恨的埋怨道:我呀我!怎可颓废至此?

 这幡然醒悟的样子好似在拼命的辩解:此刻的我和前几日懒散的我不是同一个人,过去的懒散与此刻的我全然无关,而出手终结这个局面倒像是我做的“无偿奉献”。

诚然,垂头丧气又懒散的是我,踌躇满志还勤勉的也是我。被自己潜意识刻意区分出来的“懒散的我”不过是个假想敌,而这假想敌的存在,是为了减轻自己虚度光阴的罪恶感。向假想敌的严肃追责,究其本质,是对现实的逃避罢了。

凡事过往,皆为序章。虚度的时光,再追不回来。况且利德益特说过:“在克服恶习上,迟做总比不做强。”

那索性便不再逃避吧!

然而做到百分之百的专注,无论是从生理还是心理角度讲都是无法达到的境界。但劳逸结合,保证持久的学习状态却不难做到。恍然间明白,不能一味苛责自己,但也不能无端放纵自己。正因逝去的已经永远失去,才更需立足当下。而最为重要的是:一刻也不要等待,现在就开始行动!

今夜又是虫鸣四起,星稀却无云。我翻看放在床头的《诗经》,脑海里浮现出一句话:吹灭读书灯,一身都是月。

于是落笔在日记本上:今日醉心学习,不必早睡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